焐铭

喜欢小马~一个游戏控(表示玩到超过1个月的游戏绝对是真爱)~手控(好看的手手舔舔舔)~等等等等控~~~

龙与小勇士

龙先生总是被一个小勇士拦路。
“喂,等我长大,一定会去打败你的!”
“……”
『人类小鬼大白天的还爱做梦???』
小勇士发现龙先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说:“喂!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决斗!我要和你决斗!”
龙先生默默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勇士的头,飞走了。
『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小勇士生气地对着天空吼:“你!给我等着!!!”

——————

『又被拦住了啊……』
龙先生低头看着小勇士。
〖呜哇!他好高!!!〗
小勇士别过头说:“下、下周我就十五岁了……”
“哦。”
“你…你就没有其他要说的嘛!!!”
“没有。”
“哼!” 小勇士气鼓鼓地看着龙先生。
龙先生突然俯身,在小勇士耳边轻声说:“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小勇士猛地推开了龙先生,捂着脸大声说到:“你!说就说!靠那么近干嘛!!!”
龙先生看了看小勇士的耳朵,红彤彤的。
『在害羞呢,好可爱。』

——————

龙先生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他准备给小勇士说一下。
小勇士家的院子里有一个正在开花的桂树,龙先生躺在粗壮的枝丫上,看着小勇士恬静的睡颜,直到黎明才默默离开。
『他在睡觉呢,就不去叫醒他了吧……不过,梦里有没有我呢……』
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召唤出雪白色的小鸟,对着小鸟说:“告诉他,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了,过几天才回来……嗯,还有,告诉他,不要想我哦~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关窗户~”
龙先生哼着欢快的调子变成龙身飞向了远方……
收到了小鸟所传递的龙先生的话,小勇士羞红了脸:“谁会去想那个讨厌的龙啊!!!”

——————

龙先生去了友人的家,友人搂着一个看起来凶巴巴的漂亮男孩正准备干些不描述的事情,龙先生“啪”地打开了友人的家门。
“woc!!!”
“woc!!!”
龙先生立即转过身,心里默念:『我的妈呀,我的友人堕落了,幸好还没开始脱衣服……』
“伊……伊泽?”
龙先生一脸“没想到狗子你变了”的表情痛心疾首地看着友人:“阿瑞,你……你竟然强……”
“我去!这我媳妇!!!”阿瑞抱着自己老婆对着没人要的万年单身龙说道,“我媳妇叫艾林,漂亮吧,嘿嘿嘿~”
“放开劳资!谁是你老婆!你不要脸!!!”友人的媳妇挣扎着,“你给劳资等着!劳资一定要反攻!”
阿瑞拍了一下自己老婆的屁股,对自己媳妇咬耳朵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媳妇居然安静了下来。
『说的是什么啊,有点好奇。』
龙先生想起了自己想要问的东西,问了下友人:“阿瑞,怎么追媳妇?”
“诶呀,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跟你讲啊……”
“嗯?”
“你得去问葵……”
“……”
『md要你何用……』

——————

小勇士总觉得龙先生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整天都是笑着,每天早上都会摘一大束带有露水的玫瑰花送给自己,晚上会在家里的桂花树上躺着和自己一起看月亮、看星星。
终于,小勇士忍不住说:“龙先生你最近好奇怪!”
“那你讨厌这样的我吗?”
“不讨厌啊……”
“那你就是喜欢我咯?”龙先生开心的笑着。
“呜哇!才不是呢!最最最讨厌的就是龙先生了!!!”
小勇士说完这句话,悄悄地看了眼龙先生:〖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龙先生会不会不高兴啊?怎么办,龙先生好像很伤心……〗
『葵说的没错诶!很好!立即实施下一步√』
龙先生摇摇晃晃地飞走了:“我走了……”
小勇士更加着急了,想要去追龙先生,跑着跑着却摔倒了,哭着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龙先生!”
龙先生觉得好像有什么哭声,又飞了回去,看见了小勇士在地上坐着哭,立即飞了下去。
“呜哇哇哇,我…我很喜欢龙先生,没有讨厌过你!呜呜,龙先生,我……我很喜欢你啊!”
龙先生从背后抱住了自己的小勇士,轻轻说道:“我也很喜欢你啊~”
“呜哇!你怎么!在…在这里!!!”
龙先生没有回答小勇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很甜蜜的笑着。
“你刚…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
〖呜哇哇哇!被听到了啊!〗
“我喜欢你,小勇士,我的小勇士……”
“我…我我,我也喜欢你啊!!!”
小勇士扑进龙先生的怀里,识图不让龙先生看见自己羞红的脸。

——————

龙先生这是第一次带上其他人来到自己的家。
“好奇怪啊,不是说龙都是很喜欢在自己的巢穴里塞满金银珠宝嘛?”
“我不是已经弄了一件最宝贵的在我的巢穴吗?”
“在哪里啊?”
“那就是,你啊,我的小勇士,维尔……”

嗷,刚才刚好复习到九年级上册《唐雎不辱使命》,我突然就想起以前上课时,对唐雎和安陵君之间的情♂义产生了一系列不可明说的小火车,最深刻的就是——刚快联想到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限制级大片,我特么就被叫起来回答了问题。我先发几个我想到的吧~

“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其许寡人!”
:
“我用五百里的土地交换你,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承蒙您的厚爱,你用大的来交换小的,棒棒哒!但是捏,这是老爸给我的身体(土地),我希望一直守身如玉,不敢和你交换呐……”

“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不听寡人,何也?”
:
“我想用五百里的土地来交换安陵君,但他不听我的话,怎么办?”
“呵呵,安陵君是我的,你边去!”

秦王怫然怒,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
:
秦王十分生气,咬牙切齿地对唐雎说:“你听说过天子发怒吗 ?”
“未曾。”
“特么劳资现在就当你见识见识!”
秦王猛扑向唐雎,拉扯着唐雎的衣襟。
唐雎没料到秦王竟会使如此流氓的招式,连忙后退,却不想被身后的桌子挡住了退路。
秦王这时风度都抛弃了,狠狠压住身下的唐雎举手就要打下去,一道惊呼阻挠了他的动作。
“你们——”安陵君本想着唐雎分别不到半日,心里却十分想念着唐雎,便策马奔向了秦国。可是一到这里,看到的竟是这般景象,不由得懂得了为何秦王想收走他的安陵,应该就是因为唐雎在安陵!
安陵君复杂的看向了唐雎,唐雎的衣襟微敞,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胸膛淡粉的两点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唐雎,好……不对不对!啊啊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妖魔邪灵退散!退散!!!
安陵君捂住自己红彤彤的脸,嘤嘤嘤的跑了。
“安……罢了。”秦王心里糟透了,唐雎心里恶心的难受,一想到被安陵君误会和眼前这人有什么关系,心里顿时膈应得慌!
眼不见为净,秦王立即决定离开这个糟透了的地方,哦,对了,这个地方有小安陵君呢~秦王顿时觉得这地方也没那么糟糕了。
唐雎整理了自己的衣裳,并且将房内打扫干净后,踱步前去寻找安陵君。
——下次继续,我不会忘的!——

ヾ(≧∇≦*)ヾ第一次发文章,有点小紧张www

“嘿,同学你听说了么?new world公司即将发布全息游戏了哟!”一位正在刷着手机微博的黑发男生微微侧过身子对着身旁的褐发少年说道,“没看见现场发布会好遗憾呐~在场的都免费送了全息游戏头盔嗷!”
褐发少年微微有些不自在,挪了挪位置,问:“真的么?等等!全息游戏?!这可真是——!”
褐发少年激动得快要站起来,紧紧握住黑发男生的手,感叹道:“太令人激动了!!!哦,抱歉,我有点……激动。”
褐发少年有些害羞地捂住了嘴,想要掩饰刚才发出感叹的不是自己。
“呐,我知道这个的确令人挺兴奋的~冷静下冷静下~”
黑发男生装作不在意的看了看与褐发少年紧紧相握的双手,忍不住打趣道:“不过,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呢?同学?要知道人家可是有家室的人哟~你这样抓人家的手,人家可是会害羞的啦~人家可要叫非礼咯?”
随后还揶揄地对着褐发少年眨了眨眼。
“哦,抱歉!”
褐发少年意识到自己抓着别人的手,害羞地松开对方,但还是忍不住问:“话说发布的游戏叫什么名字啊?”
“哼哼~你知道Peripateticism吗?就是那个在steam中把欧洲的details系列,kalio系列完爆的,销售排行量迄今为止依旧是第一的大陆人开发的仙魔游戏!这款全息游戏就是由Peripateticism改成全息的。现在在官网上发布的的名字叫做——”黑发男生特意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说出它的名字,“《一剑纵横之云梦谣》。不过听说这游戏的名字是开发商为了自己在Peripateticism里交往了5年的老婆特意取的名字,挺浪漫的不是么?”
“嗯嗯!确实挺浪漫的!不过我也玩这个游戏呢!我玩的是法师号。”
“嘿哟,那哥哥我来带带你~我可是89级大佬哦,战士号~”黑发男生挑挑眉,一副“快来膜拜我”的表情,“在我们区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神了,在排行榜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哟~”
“嘁,我都87级了,才不需要你带呢!我也是我们区里有名的法师呢!不过我在凤之凌志,你呢?”
“嘿呀!咱俩还挺有缘呢~我也是这个区的,我叫逸舟梦禾,在游戏里有个男性恋人哟!他是一个嘴硬心软的家伙,也是个法师啦~他有一点害羞……”说着说着黑发男生突然沮丧了起来,将头埋进自己的手中,“不过他从来不给我看他的照片,就连语音也没有。虽然我知道他其实是喜欢我的,但是我总是忍不住去想他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么粘他,是不是开始讨厌我,打算不要我了,抛弃我找个新……”
  “才不是这样的!”,褐发男生突然冲着黑发男生吼道,突然意识到这样在公共场合是不好的行为,红着脸小声地解释着,“也许……也许他只是害怕你看了他的照片会…会离开他而已啦!所以才不敢给你看照片什么的啦!”
说完,褐发少年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红晕,耳尖也不自然的泛红。
黑发少年抬起头来盯着褐发男生,突然“噗嗤”笑出了声,揶揄地说:“呐~不说这些了,先来说说你吧。你的ID是什么?有时间去竞技场PKPK呗~”
“那个……”褐发男生不自然略过黑发少年盯着自己的眼神,侧着头,说:“我说了你可别太激动,我的ID其实就是梦禾逸舟……”
“哦,这个名字和我老婆大人的挺像嘛~等等!梦禾逸舟!卧、卧槽?媳妇儿?是你吗?!”
黑发少年突然紧紧抱住褐发男生,“哎呀呀呀~媳妇儿你一直不肯给我发你的照片,原来是因为你长得这么萌呐~哎呀越看越喜欢……唔,媳妇儿你干嘛?”
一手推开紧紧缠住自己的黑发少年,冷漠严肃的说:“你刚刚说,害怕你自己会被我抛弃,是认真的么!我就这么不能给你安全感吗?嗯?还是说其实你自己想要离开我?说!!!”
“媳妇儿你要相信我,我……嗷!媳妇儿我说实话!我说实话!虽然人家一开始以为你不喜欢人家准备抛弃人家时,偷偷起了这么个小念头,但是人家很快就亲自掐灭了这个小念头了呢!从新手村开始,人家这颗心就紧紧黏在媳妇儿你的身上再也扯不下来了!真的!媳妇我这颗心就是为你而跳动着的!!!”
默默放下掐黑发少年腰间软肉的手,耳尖不自然的红了,支支吾吾地说:“那、那就好!如果我发现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不仅会休了你!还会打断你第三条腿!哼!”
说完还举了举拳头,但布满红晕的脸庞却显得那么没有说服力。
黑发男生蹭了蹭褐发少年的脸,幸福的感叹着:“终于,能真正抱住你了,我现在好星湖……”
“嗯,我也是……”

☆*☆*☆*☆*我叫分割线哟☆*☆*☆*☆*☆

坐在这对夫夫身后的孙诚(ps:(๑•̀ㅁ•́ฅ✧ 正宗的男主受唷!不要被前面的那对夫夫给迷惑了双眼!_(:3 」∠)_其实人家也好想多写写前面那对……)咬着笔尖,想要上前搭话,可又不敢破坏这美好的虐狗氛围。
默默低下头,在笔记本上写上“全息 仙魔”四字,并标上了两个大大的“!”。
孙诚用手撑着脸,思忖了会儿,继续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自主的哼起了小歌儿~
“嗨,同学,请问你旁边有人吗?”
声音打断了孙成手中的事,孙诚抬头一看,卧卧槽!这特么不是校草之一么!!!
“没,没人。”
“哦。”
刘昊笑眯眯地坐在了孙诚身旁,并且拿起了孙诚的书,说了句:“同学我没带书,用用你的,你不介意吧。”
你不介意吧,不介意吧,介意吧,意吧,吧……
特么的本大爷有洁癖呢!不介意你个毛线!!!
“我…我!”孙诚腾地站起来,大手一拍桌子,突然就急眼了:“我很介意!!!”
从刘昊眼里,某兔子急得眼睛都泛红了,眼中含着泪水,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然而孙诚现在十分后悔为什么自己要那么大力,手现在还是疼的要命,咬住下唇忍住痛呼。
恶狠狠地瞪着罪魁祸首,内心强烈的谴责着眼前这个大坏蛋。
刘昊表示不服,自己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被认作坏蛋了。
“同学,你的手疼吗?”刘昊关心地询问一下,“你应该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吧?你传给桌子的力,桌子通过你的手又返还给你……”
行了别说了,学渣我表示不想听……
“你把书还给我……”
“你说什么?”
“书,我的书!还给我!”
“等等,我看看这几页就还你。”
刘昊认真的翻阅了几页,然后规规矩矩放在了孙诚桌上。
哼,身为洁癖小王子,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就不追究你刚才的行为了。
孙诚又哼哼唧唧地写写画画,瞥了眼刘昊,发现刘昊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笔记本,心里顿时又不爽了起来。
“看什么看!大坏蛋!”
“看你字好看。”
“……”
麻麻,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啊!突然夸自己什么的,为什么有点小羞涩???
孙诚耳尖有些泛红,但隐藏在过长的黑发中,并没有人发现。
刘昊笑眯眯地盯着孙诚看,突然介绍着自己:“刘昊,我的名字。同学,你呢?”
默默翻个白眼,全校都知道你好吗?校草大人。
“孙诚,子小孙,诚不欺我的诚。”
“小诚~”刘昊叫着孙诚的名字。
“……”
孙诚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膈应得慌,但脸上却没表现着什么。
“小诚,叫我……”
“小刘?”
“……”
“小刘。”
“……你喜欢就好。”
孙诚内心是狂笑的!但!是!不!能!笑!出!声!没看见旁边的校草脸上阴沉的可怕吗?!
孙诚憋笑憋的很用力,刘昊也憋得很用力。
憋住想把孙诚狠狠按在怀里打屁股的冲动,快速恢复自己的心情,呼出一口气,问:“你下课有空吗?”
“没空。”我还要回宿舍打游戏呢。
“……”
刘昊第一次被拒绝得这么干脆利落。
“我有事找你谈。”
“哦,没空。”他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有什么好谈的???
“……”虽然眼前这个人可能是回宿舍玩游戏,自己可以在游戏里找他,但是不想错过这么一次当面谈心的机会。
“我是……”突然不想暴露自己的马甲,连忙改了口,“我有两个游戏头盔,不知道该送给谁呢?哎呀好苦恼~”
孙诚睁大眼睛,突然握住刘昊的手:“你可以送给我呀!咱们都是互道姓名的好哥们儿了,不送给我,送给谁呢~!”
见鱼咬上钩了,刘昊笑弯了眼,眼中满满都是孙诚这个人,故作叹息的说:“可是我不知道你们宿舍是几楼几层啊,怎么送给你?”
刘昊当然知道孙诚是在哪间宿舍,但怕某兔子怀疑,故而这么问。但是他忘记了,以孙诚的智商是不会怀疑这个的。
“我、我下课就带你去我宿舍!”
“好啊~”
就这样,孙诚引狼入室,恰好室友都不在,被大灰狼昊吃干抹净了。

                                                                       ——故事END.

_(:3 」∠)_ 

觉得自己调得难看死了qwq,等一下没被我玷污的……

壁|д•´)同上一个,也是上课画的,求别打!!
ヾ(>Д<;))))..... 逃~~

上课时画的,画的丑求别打!!!
(逃跑)ε=ε=ε=ε=ε=ε=┌(; ̄◇ ̄)┘